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贴士

明经裴行敛节能

2020-10-19 来源:

明经★裴行敛:

我今天我讲的是,我认识儒家的性质如何从积极、全面、健康变成最后的食古不化迂腐、偏执的。有不对的,请指正。

儒家理论的完善,也就是大家知道的春秋战国,以孔子为开始,经过曾子、孟子、荀子等大家发展,有了完整的体系。这的儒家重文亦重武,六艺中两个 射御 就是武事的。其中孔子的弟子子路就是鲁国将军。到了孟子这,孔子的理论得到了一次升华, 社稷为重,君为次之 。这时候的大臣,善于劝诫也敢于劝诫,也几个诸侯王敢于杀劝诫的人。

在秦汉之交,儒家经过一次摧残,也就是著名的焚书坑儒。虽然有专家说,坑的是方士。但是,我认为:秦国作为一个以法家为根本的帝国,不论坑的是儒士还是方士,对于儒家打击是一定的。在汉朝,董仲舒提出罢黜百家,独尊儒术。但是对于董仲舒的方式,我很不赞同。而且实际上,刘彻也没有完全独尊儒术,世家大族还是文武兼修。其中东汉大族窦氏、马氏都以武事传家,兼修儒术。这时候虽然儒家思想加强了经济负担重了怎么办对君王的效忠,但是总得来说,还是很好的。其中不少儒士兼修法家、墨家、兵家等等。例如诸葛亮兼修法家、刘哗兼修墨家,不少弱冠之年的青年就统领兵事,例如陆逊、曹操(曹操少年时跟随皇莆篙到西部打击少数民族)。接着,在晋朝,经历过五胡乱华,一部分士子因为这次沉重打击醉于修道、修佛。但是还是有很多闪耀的人物,谢安、王猛等等。到了唐,儒家士子们来了一场大爆发,开创了两个盛世:贞观、开元,涌现了一批出将入相的人物(我认为的士子最高荣誉),裴行俭、苏烈、李靖,在外为统兵一方的节度使,在内是三省六部的重要官员,还有长孙无忌、房杜等著名文臣。

宋为了中央稳定,把军权和政权完全分割而来,并且把文官远远凌驾于武将之上。终宋一朝,只出过一个,可以称得上出将入相的人,还是在北宋末年南宋初年的虞允文。咱们可以看看,就算是欧阳修,也曾羞辱过狄青,说明在宋朝,普遍看不起武将。变相把武事给阉割了,终宋一朝,除了末年,文臣始终在压制武将,而且党争十分严重。这时候的文臣,没有几个真正关心武事,即使金军南下,也都盲目乐观。汴梁之战是汉人帝国被灭国最轻松的一战,没有一次大型会战,除了太原,没有一个地方可以稍微阻挡金军。我认为宋朝少了唐汉的重武之风,尤其是士子,中央儒士一直在压制武将。这时代的士子,真的很少有重视武事的。因为,两者差别太大,宋不杀士大夫,可杀的有功之将可不只一个两个。在朝代,出将入相中的将,被认为是一种士子的耻辱,只有没办法,才去统兵,多么可笑。开封围城战共有两次,第一次,金军两路大军,一路被王禀在太原挡住。只有一路到达开封,第一次险险击退,朝中儒家重臣,没有给太原提供资源以防再次来袭,而是在进行权利洗牌,结果:牌还没洗好,金军又来了,太原这次挡不住了,两路会师汴梁,灭国之战完成。我之所以认为儒家衰败从宋开始,就是认为宋朝士子丧失了对武事的追求,文武失其一半,自然开始衰败。然后就是元了,元我不详细说,因为这时候经过蒙古人屠杀,儒家一直是在恢复中,也没几个有分量的。

明朝呀这个朝代,君权大大的加强,一部分原来应该是士子们管的事到了皇帝那,我感觉士子阶层是很不爽的,不过在朱元璋、朱棣敢动刀子的君王面前,他们很低调。但是,到了后期,他们就开始反击,例如东林党。由于朝中大多数人都是士子,皇帝便开始用了一种人:宦官。咱们可以看到,明朝太监表面再牛,皇帝想整死他就整死了,不会像唐朝,皇帝被太监整死。明朝皇帝,有些甚至这些手段都懒整了,直接生气不上朝,例如:万历。万历三十多年不上朝,士子们照样管的不错,不过前提是有个张居正。张居正一死,士子们又开始党政了。皇帝一看,更心烦了,叫出来个魏忠贤,整整那些党人。然后,魏忠贤的恶名流传千古了。然后,新上任的崇祯看魏忠贤不爽,又把魏忠贤整死了。东林党又表示很开心,不过这时候,我感觉:东林党已经没有太多有能力的人,坏事多于成事。

这时候,明朝最后两个儒将也奋战在辽东。袁崇焕和孙承宗,后来他们两个怎么样了,大家也知道。孙承宗年老退休,将辽东交给袁崇焕,不过后来袁崇焕被崇祯杀了。孙承宗在满清入关时,全家血战而死,那时孙承宗76岁。明朝,我总结一下,武事比宋好些,不过离汉唐差距还是很大,而且当时的士子的骨气不如宋。

清代,这时候儒家思想已经完全到了死胡同,一味的愚忠。对于孔子的话一味追随,而且十分推崇朱熹。个人对于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说法极度不屑。来就有欲望,为何要一味克制,那不叫修行,那叫摧残人性。既然渴望,只要不危害别人,就该勇敢的追求。清代我比较推崇这两个人:曾国藩、王国维。其他不提也罢。今天我就讲到这了。有不对的。请指正。

【副山长】小狐:

儒,即便先秦之儒,孔孟荀,他们适合做夫子,不适合为宰官,他们不懂政治生态。

2728

焚书坑儒,读书治学、发言的好气氛被暴秦破坏了,读书人第一次集体失语了,而幸存的叔孙通更是活在夹缝中。

董仲舒这个假道学,虽然将儒家推向学术统治地位,可是儒家就此变质,成了王朝集权的帮凶,三纲五常,伦理关系不对等,祸害人啊!

两晋是黑暗统治的时代,司马家搞白色统治,儒士或类儒士的人,日子不好过了,他们不向外发展,越发的内敛,修真、清谈去了。

到唐代,儒家已经失去了权威,外来的佛教很生猛,打破了儒家的一家独大的局势。这未免不是好事,儒家自身缺点就很多,不适合作为意识形态,可笑的是韩愈还要尽力维持。

在宋代政府表现出一定的重文轻武,儒家思维在温室中越来越僵化,甚至提出半部论语治天下。而朱熹的存天理,灭人欲的礼教对个体的很是禁锢,这是朱熹的问题,更是统治者为集权造成的问题。元明二代,朱子的四书注成了科举的内容,也是唯一的标准。读书人为了有出路只能日复一日的读这些,就此失去了创造性的思维,成了狭窄迂腐的读书人,于己于国,都是大不利。

明代的锦衣卫、两厂。清代的狱,在这高压统治下,今人窒息的环境,读书人的再也不能像先秦那样发表言论了。他们集体的人格也被压缩。而这时的儒家也走进了死胡同。

~在此感谢裴兄的讲演,使我对儒家在历史长河中有了新的认识,并写下这些,谢谢!

巴彦淖尔哪有专治白癜风医院
气血不通
品牌医药
友情链接
银川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