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真尊传第五百二十章西门夫妇到来营养

2021-01-15 来源:

真尊传 第五百二十章 西门夫妇到来

翌日,三月初三,帝都中的平静的一天,经过了昨晚的大动静之后,帝都中发生了大事件,帝国四皇子司徒轩被贼人残忍虐待,鲜血流淌一地,面目全非,更惨的是手臂断了一根,从此便是一个残废人,帝国的那个位子与他无关了,从此只能安享晚年了。

大帝得知之后,雷霆大怒,彻查帝都的每一条街道,每一个不明身份的人,严格把关所有的关口,不能放走一个贼人,只可惜,没人知道当时的人数,也无法确认到底有几个人,无奈之下,大帝只能是找了几个替死鬼,狠辣斩杀,树立起凶威。

然后,就没有然后,谁都不知道上面是怎么想的,只能是息事宁人了。

而我们的秦风,今天又是平静的一天,静静坐在了庭院中,看着身前的几个大木桶,桶中各有一人,都沉浸在里面,一动不动,百无聊赖之下,秦风微微道:“你们几个都好好给我待在里面,我先去同比下滑10%找点吃的,记得了,不能出来的。”

“是。”木桶中回应了一声,秦风继续坐在了那里,贼笑看着眼前的几个木桶,良久,感觉到了外面都没有动静之后,其中的一个木桶出现了晃动,然后迅速发出了啦啦的水声,一个人站了起来,痛苦呐喊着:“哎呀,痛死我了,哎呀,这个该死的秦风终于走了,真是痛死小爷我了。”

起来的西门城丝毫没有注意到他口中的秦风就站在他的身后,把他说的话,一句不漏地听在了心里,微笑看着西门城,手中的藤条轻轻碰了西门城一下,西门城感觉到有点痒,出声道:“不要闹了,没看到小爷我正在看那个该死的秦风回来没有。”

秦风再碰碰,西门城一手拍过来,喝道:“都说了不要闹了,没看到本少爷我正在干正事吗?该哪儿就死哪儿去了,不要烦本少爷。”

秦风再碰了一下,力道比之前都要大,推动了他的身子,他差点就向前跌倒,身体顽强挺住了一阵子,控制好了身体,转过来愤怒大吼道:“你有没有听懂本少爷……的……话的?”

目瞪口呆,紧张得不知道该如何是好,艰难地挤出了一丝微笑,西门城难受得想要哭了,弱弱问道:“秦兄,你不是走了吗?怎么还在这里啊?”

“走?我一直都在这里。”秦风露出了他的微笑的笑容,殊不知这更加吓坏了西门城,秦风的笑容也忒吓人的,每搜索引擎不容易判断出文字的主题是什么一次这么笑,肯定没有好事发生,这是他从高霸天他们那里总结出来的结论。

只要一见到这个笑容,不要废话,就是跑了。

可是,他跑不了啊,身在木桶无法动,西门城心存侥幸问道:“那秦兄,我刚刚说的话,你有没有?”

紧张,他最希望的就是没有听到,然而,事实却是残酷的,秦风笑着轻轻挥动着藤条,慢慢划过他的身体,淡淡道:“你说的那些话啊?我都听到了,而且,我怎么看着你的皮肤那么白呢?还那么嫩,你摸摸看,多有弹性啊,你说我的藤条落下去的嘶吼,回事呢什么感觉呢?”

“咕噜。”

西门城哭丧着脸看着秦风,想死的心都有了,他怎么知道秦风没有走,就在这里等着他上钩呢,而自己偏偏就上钩了,还是狠狠得罪了秦风,该说的,不该说的,该骂的,不该骂的,该做的,不该做,自己都做足了,还是特别出色。

这让他怎么面对秦风?怎么面对他的藤条?

本来呢,只要是不骂秦风,什么事情都没有的,最多也就是一顿骂,如今,什么都不要说了,说多了没用。

“你自己说吧?想要怎么死?被打十藤条还是一百,自己选择?”秦风阴冷看着西门城,西门城脸都垮了,哭丧着脸,看着秦风,轻轻商量道:“可不可以五下啊?”

“啪啪。”

“啪啪。”

“啪啪。”

……

秦风什么话都不说,直接就打,西门城瞢住了,怎么说打就打,不是还在商量中的吗?你怎么可以这样子。

“啊啊啊啊。”

痛苦的惨叫声响彻庭院,来往的家仆们听到了这声音,对视一笑,继续干活,没有人去庭院看望一下,对于这种惨叫声,他们都习惯了,刚开始的时候,还有点惊讶,愤怒,过去一看是那么一回事,然后就走了,接连两天,还有点不适应,听到了声音之后,都会过来看一看,如今,他们连动都懒得动了。

悲惨的叫声回荡在庭院中,好久好久,才停止了,秦风一把按下西门城的身子,接着又是杀猪声不断延绵,久久无法平息,享受完了这些之后,一顿的药浴就到了这里,几人纷纷从水桶中出来,先是高霸天,林影,然后是魏破天,李威武,最后才是颓废无力的西门城。

精神萎靡,没精打采,被秦风连续折磨了两遍之后,他已经无力再说话了,委屈看着秦风,眼眶都泛着红丝,身体颤抖着,指着秦风,久久说不出话来。

高霸天几人都在旁边偷着乐,看着别人受罪,他们就是开心,兴奋,当初秦风用在他们身上的招数用在了西门城的身上,他们的心中有种意想不到的开心,而不是同情,怜悯。

心理平衡了,他们不再是唯一的几个人了,又有这个西门城了,他们不再孤单了,西门城看着四人帮的幸灾乐祸的样子,不由更加愤怒,却无法反击,无奈的他愤愤不已。

……

此刻,萧家府邸外面,来了一辆马车,马车不算是很豪华的那种,可是看着却有种飘逸的感觉,一种朴素,厚实感迎面而来,护卫看着这辆马车到来,观察了一遍,发现不是司徒落的马车,就放心不少。

谁的马车都好,就是不要司徒落的马车,他们被司徒落那种锲而不舍的精神给打败了,不知道司徒落那时候抽了哪根筋,天天一大早就来闹事,每天准时必到,到了他们就有罪手了。

不但要通知萧菲菲,还有忍受着暴怒的萧菲菲,一个不小心,生怕被她给伤害到了,发了疯的萧菲菲萧大小姐可不是那么容易对付的,他们见了那么多人,就在秦风面前,萧菲菲才是一个女人模样,在其他的人前,不揍你算很好了。

就算是在他们的家主面前,萧菲菲都没有那么乖,那么温柔,他们都非常佩服秦风的,虽然秦风是个瞎子,但是那更加让他们佩服,打从心底里佩服,说实话,能够忍受得了他们小姐的那个脾气的人,他们还没见过谁可以做到。

“会是谁来呢?”护卫们看着门前的马车,只见马车停稳了,布帘轻轻被揭开来,然后一个飘逸的身影从中走了出来,中年男子,成熟的脸,稳重的气息,步伐间都让人感受到了他的那种稳重,给人一种安全,可以依靠的感觉。

护卫对视一眼,都疑扎尔达里将于下周访华。惑摇摇头,表示他们都没有见过这个人,不熟悉,他们也不急,等待着,看他们是否是来他们萧家的,中年人落下来之后,伸出手去接住了里面伸出来的手,布帘打开,一个少妇从中探出来,整个人稳稳从上面下来,落在了萧家的府邸外面。

“夫君,我们到了吗?这就是萧家的府邸吗?”妇女美貌不扬,不算是特别惊艳的那种,可是却很耐看,一眼看去,觉得没有什么可以令人印象深刻的感觉,第二眼,你就可以记住了她,少妇抬手间都是温柔,高贵大气,眼中的那丝笑意更是让人不由陷入进去。

仔细看她的样子,隐约间可以看到了有一丝萧菲菲的感觉,护卫们看了一下,又继续看了一下,点点头,前面的护卫回头喊道:“你,进去叫小姐出来,就说有客人来了。”

“是。”那人没做丝毫停留,立马进去了里面,跑去萧菲菲所在的地方,马车旁的一男一女看着萧家上的牌匾,然后微笑道:“夫人,看来我们没有来错,这里就是萧家了,不知道菲菲在不在家,还有城儿也在里面,不知道两人相处得怎么样?”

说话间掩饰不住那丝喜悦,完全流露出来,少妇听到了身边的中年的话后,轻声道:“夫君,你也想菲菲和城儿了,我也是,怪想的,都那么久没见过菲菲了,不知道菲菲现在过得怎么样,还有城儿,离开家里这么久,话都没有一个,这次见到了他,肯定要好好教训他一顿才行。”

旁边的中年人听到了少妇这么说,不由笑笑,扶着她的身躯,缓慢前行,笑道:“夫人,你舍得教训城儿吗?不是我说你啊,每次都这么说,结果呢,没有一次教训成功的,哪次不是我动手的,然后你又不舍得了,你啊你,就是嘴硬心软。”

“嘻嘻,这不是有夫君你吗?这次怎么说夫君你都要好好教训一顿,我什么话都会说的,可好?”少妇如是说道。

“你啊你,你看,又推给我了,每次都是如此,夫人你啊你,就是心软。”中年人很了解少妇,无奈笑笑。

成都治疗宫颈糜烂费用
重庆医院哪妇科好
郑州前列腺炎治疗费用多少钱
友情链接
银川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