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热评

神煌第三二八章称臣断臂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营养

2021-01-15 来源:

神煌 第三二八章 称臣断臂(第二更求推荐求月票)

整整十七万精锐甲士之前,一张偌大的明黄罗伞高高撑起下方处,则是一辆大型的辇车非是宗守最近让人打造的那种,而是临时从附近征用过来,却也依旧是装饰奢华

不过在这大军阵前,却是怎么看都不协调

前方大约四千丈处,就是高达三十丈的高大石垒厚不知多少,驻有多少甲士也是不知只上方满布弓弩,令人心中生寒

按说这四千丈,也是在那些八臂十臂弩的射程之内

不过此刻,有虎千秋与邱为好几位玄武宗级的强者,站在这黄罗伞的一旁也就没人认为这些普通弓弩,可伤到伞下之人,白白浪费箭矢而已

宗守就正坐在那辇车之内,手里正拿着一张帛纸看着,神情凝重

上面写着的,是一个个人名,而这张纸则是来自于弱水

“果然!”

微微一叹,宗守把手中的这张帛纸,珍而重之的,放入到了自己的乾坤袋里

整个御宁盛德二尸弱水布下的暗探,前场任意球226个或是被清剿,或是失踪,或是干脆投敌虎中原军中所遣的探骑,也是伤亡惨重光是武宗级的强者,就死伤高达数位

——以云瑕烈焰二家之力,绝难办到∠来是那几个宗门,插手相助了,才能封锁的如此严实

将虎陵丘的消息,彻底阻隔,也干扰了他与虎千秋等人的判断

“此次事了,这些人可从重抚恤——”

弱水闻言,立时下了软榻,朝着宗守郑重屈膝一礼●情是出奇的静默

宗守则自嘲一笑,宗未然的对手,真没一个是简单的

险险就被与此同时这风怒雄霸,彻底把局面扳转

一旁肃立的邱为,似是知晓他心意,转过了头,看向了辇车之内:“君上无需在意,死伤之事,看多了也不觉什么,平陈而已乱世之中就是如此至于那雄霸风怒,果然是精明睿智不愧枭雄之称可相较君上,却实在不算什么此二人最终,也还是败在君上手中”

宗守哑然失笑,他可不是为这么点伤亡就觉伤感之人

只是有些感叹罢了,要争夺天下,可真不容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的工资水平差距日益缩小易只是一隅之地,两个对手,就如此难缠可想而知,其余那五陆十二岛的霸者,是如何的强悍

也不知日后那位神皇到底是如何一统云界的——

自己还是老老实实,去修习完善自己的剑道算了

虎千秋此刻却等得有不耐,更微微疑惑:“君上,你说那风怒雄霸会主动来见你可到现在,都没影子不会是忽悠老夫?以那二人的性子,不到山穷水粳只怕不会主动请和”

“虎叔且稍安勿躁,再等等——”

宗守才刚说到这句,就嘎然而止←见远处那些石垒之后,忽然一行人绕出,为首之人↓是风怒

而接着又不过须臾,另一群人数大约五千的骑士也浩浩荡荡的奔腾而至“面那位,身躯异常的雄壮↓是雄霸

不过须臾,这两人就已经并行在一起,往宗守辇车方向行来在前方大约两千丈处停下,神情都阴冷中带着好奇地看了过来

宗守却不说话,笑眯眯的望着

最后还是风怒,沉不住气开口:“风怒来见宗城主,是为请和而来不知城主,要如何才肯休兵罢战?”

“这战事可是由尔等而起,你说孤该当如何?”

宗守直起身,同样上下打量着这二人“次在通灵岛见面时,只是匆匆看了一眼

到此刻才终是生出了几分兴趣,细细的观察

后世的游戏中,在神皇时代开始的那个年代,这二人早已不在世间≡己也比对方,多了近万年的见识

可毋庸置疑,这二人确可谓强敌若未毁去对方云舰,正面对垒,胜负实在难说

虎千秋却是一阵错愕,这风怒还真的是忍辱吞声,真的开口求和而也就在须臾之后,一行骑士,忽然奔驰而来,在他耳旁悄然耳语了几句

虎千秋顿时哈哈大笑,声震长天原来宗原,已经到了,初临战阵,攻势就如此犀利

风怒面色阴沉的扫了他一眼,就再次注目在宗守身上:“我欲以重金请凌云上霄等宗担保,让出御宁一尸换徒五年五年之内,互相违约征伐者,就请诸宗共击之不知宗城主,以为可否?”

那雄霸皱了皱眉,面色有些不郁,不过仍旧开口道:“若有凌云宗担保,那盛德尸本王亦可让出一半!”

宗守也不置可否,向一旁的邱为问道:“我父王失踪之后,被他们烈焰云瑕吞下的,似乎是三个行士除了御宁,盛德之外,还有平道省可对?父王辛辛苦苦打下来的三大行尸结果却白白让于他人♀岂非是不孝?”

邱为目光一闪道:“正是这三大行省那时君上未曾回归,这是吾等无能,非君上之责——”

雄霸闻言,目中立时怒焰透出,右手握斧,策马踏前数步:“草你个姥姥,真是得寸进尺,给脸不要脸℃当我雄霸怕了你?真以为自己,就真个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你要拿回这三尸除非我雄霸死了℃要一战,即便我雄霸输定,老人也要让把你们乾天山的人,拼个干净!”

邱为立时虎目一睁,策马前驱拦在宗守身前,与雄霸冷冷对视

也恰在此时,远处天边,一道光影,忽然冲落降在两军阵中,而后当那光影,渐渐散去之时,一个青袍青年,现与众人眼前

“本人上霄寒逆水,见过诸位!”

声音清朗,传遍这几十里方圆之地而那寒逆水的目光,却直直逼视着宗守:“奉师命而来,代云陆诸宗,劝几位休兵罢战,并为担保合约而来〗事无情,还请你等三方,怜此地苍生,早日停下这兵戈战事”

宗守同样在打量着此人,听过许多次这人的名字,不过见面却还是第一次

的确是极了得的人物,一身修为明显已至日游之境,根基之厚,远超同阶灵师,甚至不逊色于那龙若

寒逆水见宗守,是完全无有反应,眼神冷了冷,再次开口:“我看乾天山此次,虽是掌握胜势不过云瑕烈焰二城,也仍能坚守就由我做保,让风怒雄霸两位殿下,把御宁盛德二尸让于乾天,和约五年不知君上,看在我寒逆水面上,肯否罢战?”

那雄霸明显有些不情愿,欲言又止,最后又强行压抑了下来

宗守沉默片刻,就在那寒逆水已然面透笑意之时,才终是开口,忽然冷笑:“看在你面上?你寒逆水,又算是什么东西?敢插手我凌云宗战事?”

此言一出,所有人竟皆怔然都是错愕无比的看向宗守,满脸都是不敢置信之色

就连虎千秋邱为二人也是如此,方才他们,差点就以位宗守要答应下来

连寒逆水本人,也是目光一缩,一时都不知该如何反应才好

宗守紧接着,却蓦地从腰间把雷翼剑抽出,随手一掷,旋转着插在那风怒雄霸二人身前

“你二人想要徒,就把吃了我乾天山的,全给孤吐出来!各自再让出半省再给你们两个选择,要么是向我乾天山称臣,要么是自断一臂谢罪,你们自己选”

雄霸再次怔然,旋即就‘嗤’的一笑:“我看你是疯了!”

即便那风怒,也同样是以嘲讽的眼神,看向宗守♀个小子,莫非真是已经失去了理智?

他们云瑕山,这次的损失固然非笑,却也远没到山穷水尽的地步拼力相搏,守住基业的能耐还是有的

居然要他们断臂称臣,这个宗守,真是失心疯了

寒逆水亦是目光冰寒,冷冷看着宗守:“此番羞辱,我寒逆水记下了只劝君上,莫要过份——”

宗守也不答,只是神情淡淡眺望远方空中而后眼中微愕,接着又轻声一笑,这鹤厉的速度,比他想象的还要快捷

“起烟了呢!风城主,就不回头看一看?”

风怒先是不解,回头一望,只见那西南方向一团浓烟,忽然腾起空中

而后面色,顿时大变:“是固山城?”

“正是固山!我命人一把火烧掉了那里,也不知风城主,是否会心疼?”

宗守点了点头,又朝着虎千秋询问:“虎叔,你说古都督的舰师,还需多久,才可插入沛河之内?”

虎中原面上发光,抱了抱拳:“我再催一催,估计只需两日——”

这次终于可以将手中的武器升级更新。《捕猎海岛》的商城开张大吉。想为自己心爱的武器增加新功能?没问题商城里的货物充足完全满足你的需要。而且 云陆之上,并无磁力斥力云舰无法在陆上行驶,不过只需把那灵阵稍加改动,那些云舰,就可在内河之中航行

乾天山此刻,轻易就可聚集千艘云舰将整个沛河,彻底封锁

甚至使沿岸诸城,尽数倒戈

那风怒面色,又变了又变,再无一丝血色≯霸似乎也知不好,面色铁青,沉默着再不开口

良久之后,风怒才再次张口:“我可将之前所吞之地,尽数让出要我风煜称臣,绝不可能!”(未完待续

长沙哪家治疗妇科医院好
银川医院白癜风治疗哪家好
西宁妇科治疗医院
友情链接
银川旅游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