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旅游快讯

诗有豪放婉约节能

2020-10-19 来源:

诗有豪放婉约,书有行草隶篆,画有写实写意,文有壮美优美,一样的艺术作品,无论以何种形式展露在世人面前,它们的底层逻辑都是一样的。正如人们通常所说,艺术是相通的。

西人说诗抒情,国人说诗言志,意思相去不远,多在说诗歌表现的是诗人的情怀。艺术的底层逻辑正是在“情怀”这个平台上运行、做文章。情怀越深厚,对艺术的感悟也越透彻;很难想象,一个缺乏情怀的人,能成为一位艺术大家。无论艺术的表现形式怎么变化,底层逻辑是不会改变的。就像盖一座大楼,不管你盖多高,不管你设计什么风格,基础的建筑理论是不会改变的;一旦改变,楼就坍塌了。听说德国人希特勒在做领袖前,也提过一阵画笔,但他缺乏人文情怀,终堕落为屠夫。再如蒋公毛公,两位都是民族主义者,争斗了一辈子。蒋公的字端庄严谨,一丝不苟,正气凛然,更多写实;毛公的字则行云流水,大气磅礴,自成一派,更多写意。二位主义不同,书法表现不同,唯有在家国情怀上是相同的。

大家如此,小人物也一样。

年前某天在群里,看人聊江山文学的一篇小说《杏花敲窗》,也就搜索来读一读,品读之后,就有了这篇赏析文章。

小说讲述了一位留守妇女的故事,小慧在家务农,大毛外出打工;小慧在家坚守自己的家庭,大毛外出背叛了自己的家庭,最后,两人离婚,各得其所。

这个故事不仅不新鲜,甚至还有些老套。改革开放的中国,这样的故事,随时都在发生,因此而家庭解散的势头,目前看来还没有出现拐点的迹象。作者正是从这一极普通、极普遍的题材里,找到了一种特殊的表现手法,我把这种方法称为“写意”,小说的写意;因此,我不会从道德的层面去品评小说中的人物。

所谓写意,原是中国画的一种绘画技法,特点是笔墨在纵横捭阖、 飞扬中烘托出一种气氛,这种技法比工笔更容易让人体验到画面的神韵。过去的古诗词里,常借用这方法去渲染意境,现在市面上称为“美文”的文章,也大多都使用了这样的方法;但是,如果把握不好,很容易犯词藻堆砌,矫揉造作,流入空洞的毛病。

小说取名《杏花敲窗》,这个名字的诗意就很盎然。娇羞的杏花缓缓飘落,许是风把它吹来,擦窗而过,而有人居然听到了它敲窗的声音。杏花不仅仅是花,它还是酒,它敲响窗子,是要告诉屋里人,出来哟,别负了醉人的春光。其实,这里的窗子也不是窗子,指的是禁锢心灵的藩篱;杏花也不是敲窗,它是落进了人的心里呀。

小说一开始,就给了我们一个清新的场面,在小慧与猪欢快的互动中,小慧的劳累和猪圈的不洁都被滤掉了,剩下一幅整洁、安详、和谐的画面。在这幅画面中,我们能充分感知到一个充满青春活力的少妇,对生活的餍足以及对爱的渴求。

接着,作者大笔一挥,画卷一样拉出一系列的生活场景:喜鹊开家庭会议了,邮差送信来了。这两个小小的场景,在小慧的内心引起了共鸣,就像音乐中反复吟唱的主旋律。她养鸡,是为了那个人;养鹅,是为了那个人;腌蛋,也是为了那个人,她所有的辛劳都是为了那个人,为了她和那个人共同的家。

这一段,与后面明子的挑逗,小慧对新婚的回忆、对那人久出不归的焦虑等等情节,作者都采用跳跃、快进的手法,缘情叙事,用白描在人情物理上做文章,对人物内心不着一笔,却让人物的内心世界袒露无遗,获得了比现实更真实的艺术真实,把汉语言文字蕴含的“意象”审美潜能,充分发挥出来了。

诗歌之美,美在韵律;文章之美,也在韵律。诗歌之美,美在联想,文章之美,也在联想。把诗歌之美注入文章,于作者是一大快事,于读者亦是一大快事。

叙述那人背叛家庭,用曲笔,隐隐约约,似有还无,如明亮的湖面,兀地窜来一朵乌云。

叙述明子对小慧的关爱,用直笔,坦坦荡荡,入情入理,像灌木丛中执拗的藤蔓。

叙述小慧的幽怨,用隐笔,盛装以待,对牛弹琴,似空谷花开,落入无情之水。

文章求缺不求圆,人间正道是沧桑。作者写意不写实,一路白描,讲究的是章法,挥洒之间,不亦乐乎。读者赏文也赏情,字里行间,看人生百态,不亦乐乎。

夫君未出轨,在小慧心里是“那人”;夫君移情别恋,小慧则直呼其名,其中差别不在称谓而在心。

明子情不明,小慧以嫂嫂自居;明子情不渝,小慧以小红伺之,其中差别不在称谓也在心。

大毛携新欢莽撞归来,小慧忍羞辱欣然下厨,拼的是人品;小慧瓜熟蒂落结新家,大毛顾此失彼悔已迟,说的是造化。

小说通篇用典雅、感性、诗意的笔触勾勒出一幅幅连环画面,以充满弹性、灵动的短句,掌控着小说的节奏,推进情节的发展。

画面叙事正在成为写作趋势,用画面讲故事,是工具也是技巧,更是作者文化学养的具体展现。

民族的,不一定就是世界的。只有在民族性中包含了人类共同的人性并与之相结合,它才可能是世界的。国画是中华民族的,其中写意的技法更是我们独有的。“意象油画”就是将我国传统哲学、美学精神与西方美学思想熔于一炉,具有鲜明的内中外西的一种新的画风。

小说的功能之一是要还原一个真实的世界,怎么还原,无非两种方法,从心往外写,从外往内心写。前者以情叙事(不是缘情叙事,二者有重大区别),其笔千钧,能力透纸背,能力拔山兮,是为壮美;后者以事抒情,其笔细腻,其文甜美,如酥如饴,直沁心田,是为优美。

优美的小说各国都有,写意小说,为我独有,这得益于汉字在内涵与外延上的特殊性。

写意小说包含了优美小说的各种要素,最大程度地融入中华民族的人文气质与文化心理,达到一个新的人文境界和文化高度。正因为如此,写意小说的门槛是较高的,它不仅要求写作者热爱传统文化,还要精于传统文化,通晓传统文化所包含的哲学,美学和人文精神。这种写作方法能不能像意象油画那样,形成一种现象,还很难说。

我无意拔高《杏花敲窗》这篇小说,因为这篇小说中的缺憾也是明显的,如过于追求短句,损害了叙述的节奏,我体会到了很多留下明显斧凿的痕迹。但是,作者的探索精神,写作中的实验精神,是可取的,缺乏济世情怀的人,是不会这么干的。这才是这篇小说对我们的启示,也是它的意义所在。

共 2 60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杏花敲窗》是好友红叶写的一篇有关农村留守妇女的情感小说,今儿,再次看到对该小说的赏析,心里别有一番愉悦的心情。小说的素材来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怎么把日常的生活素材,加工雕琢成文学艺术的思想境界呢?这就由作者通过小说的写作技巧来实现,加工雕琢呈现出来的。小说的写作技巧虽然很多,但呈现的结果是九九归一的,展现鲜明的主题思想。醉剑老师从美学角度中的写意来分析了该文的写作技巧,还原了该小说的场景画面,让读者更加理解领悟原作者的写作意图,及所传递表达的主题意涵,同时,也让读者对小说写作技巧的把控,提出了新的高度。赏析条理明晰,文笔娴熟,展现原文意境,让读者对写作技巧有了更全新的认识。佳作推荐。【:相思】

1楼文友: 19:44:08 小说不仅要主题鲜明,更要求意境美。欣赏佳作,问好老师。 成绩属于过去,笔尖书写未来。

回复1楼文友: 21:02:5 辛苦,谢谢相思老师,敬茶。

2楼文友: 15:15:55 醉哥的文很美,赏心悦目,且言之数据显示有理。佩服!点赞!

楼文友: 21:59:48 欣赏醉哥的赏析!评论晚了,抱歉! 依天照海花无数,流水高山心自知。

平凉专治白癜风医院
石家庄治疗白癜风好的医院
淮北牛皮癣治疗费用
友情链接
银川旅游网